23岁儿子确诊白血病 绥芬河“战疫”志愿者求援,新闻快讯

  绥芬河“战疫”志愿者求援

  23岁儿子确诊白血病,谁来救救他?

  吉林大叔任利忠没想到会再次与媒体联系。

  此前,他曾作为支援绥芬河战疫的志愿者出现在公众视野,七个月后,他突然向封面新闻“云求助”平台求助,称自己23岁的儿子任培森被诊断为AML-M5——一种急性白血病。

  任培森是一个阳光、热心和上进的年轻人。高中毕业后入伍成为消防兵,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林口县消防中队服役,现在是青岛工学院对外经贸专业的大四学生。他也和父亲一样,曾做过抗击新冠肺炎的志愿者,并被老家榆树市城郊街道中兴社区授予荣誉证书。

  “医院说治疗费用最少需要30多万元,后期可能还需要更多。孩子没有医保,这对我们这样一个家庭来说真的太难了,希望社会上的好心人帮帮我们。”任利忠是退役军人,现在已经下岗,平日里靠当保安挣钱贴补家用,面对白血病昂贵的治疗费用,他心急如焚。

  夫妻俩都下岗 儿子治疗费需30万元以上

  山东青岛,距离吉林榆树市1000多公里,高铁最快需要10个小时。

  任利忠浑浑噩噩,不知道这一路是如何过来的。

  一个月前任培森出现咳嗽发烧症状,11月5日被确诊为急性白血病。“他8月底去学校的时候,身体都很健壮的,不知道怎么突然得了这个病。我现在真是什么办法都在想。”任利忠说,最初儿子在胶州医院治疗,后转院到青岛大学附属医院。

  急性白血病经过治疗,病情有缓解甚至治愈的可能,但若不经特殊治疗,平均生存期仅3个月左右。而医院预估的这笔治疗费用为30万元以上。

  “这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实在承受不了。”任利忠说,他和妻子都是下岗职工,自己平日里当保安挣的钱不多,家境本不富裕。

  任利忠是退役军人,为人热忱刚直。在边境小城绥芬河疫情严重时,他曾一个人坐车去做志愿者。儿子患上白血病的消息几乎将他击垮,“不管咋样我都要救我的孩子,他还这么年轻,人生道路才刚刚开始。”

  目前青岛疫情防控措施严格,孩子患病后,就只有任利忠的妻子一个人在医院照顾他,而任利忠则在外面四处求亲告友,为儿子筹集治病钱。

  儿子曾是消防兵 现为青岛一高校大四学生

  1997年出生的任培森,现在是青岛工学院对外经贸专业的大四学生。

  “我儿子很能吃苦,乐于助人,从小我就教他要服务社会,要做对社会有用的人。”任利忠说,年轻时他曾入伍当兵,儿子深受自己的影响,高中毕业后也选择入伍,成为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林口县的一名消防兵。2015年,18岁的任培森患阑尾炎住院手术期间,医院意外失火,在消防队还没赶到的时候,尚在恢复期的他砸碎玻璃及时扑救。彼时,医院为了感谢他,免去了他的住院治疗费用。

  “他曾经跟我说,爸爸别担心,哪里苦我就去哪里。”任利忠说,2016年,被授予上等兵军衔的任培森退役,在榆树市高中复习参加高考,顺利考入了青岛工学院。

  今年3月,任培森成为榆树市抗击新冠疫情的志愿者,走街串巷提醒大家戴口罩勤洗手,根据社区需求帮忙做入户走访调查、张贴海报等。4月,榆树市城郊街道中兴社区颁发了一份荣誉证书给他。

  在各地复工复产,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后,任培森本该如同班同学一样,忙着毕业实习和毕业论文,然而突如其来的疾病,却让他只能卧病在床接受治疗。

  筹集治疗费用 希望爱心人士伸出援手

  从11月9日到现在,任利忠每天都在社交平台上发布求助信息。

  “现在为了给儿子筹集治疗费用,已经顾不得什么面子了。目前各种求助方式都尝试过了,亲戚朋友也都找过了,希望社会好心人能帮帮我们。”任利忠说。

  他向记者提到,会尽一切努力救儿子,不论结果如何,以后也将一如既往帮助有需要的人,服务社会。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获悉,任利忠在水滴筹平台上发起了筹款,截至11月16日已筹到74515元,还需要继续筹集。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谢燃岸实习生杨霁月

【编辑:于晓】 承诺哥Nuo.mobi –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