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调查丨村干部吃饭打白条,欠下十多万元饭费!被催账时总说“再

原标题:记者调查丨村干部吃饭打白条,欠下十多万元饭费!被催账时总说“再等等”,这一等就是好几年!

记者调查丨村干部吃饭打白条,欠下十多万元饭费!被催账时总说“再插图

全文共2784字,阅读大约需要7分

倾听民声,汇聚民意,走好网上群众路线,畅通沟通渠道,网友可以下载“极光新闻客户端”,通过 “ 极光云互动 ”网友建言征集平台 提出自己的问题。

拜泉县的初先生反映,自己在拜泉县上升乡经营一家饭店,过去四、五年时间,周围多个村子的村干部到饭店吃饭打白条,到现在一共被拖欠了十多万元的饭费。每次去要账,对方都说再等等,可这一等就是好几年,这让小本经营的饭店实在为难。村干部吃饭为什么不给钱?事情真如初先生反映的那样吗?

这几年,初索龙在乡里经营了一家鸿运酒店,经常有各村的村干部来照顾生意,不过,结账时很多人都打了白条。

拜泉县鸿运酒店 经营者 初索龙

村里有事就吃饭,村里出工也吃饭,菜单上签字就是打白条,打白条说得也可好了,到年底结(账),好几年了,四五年了,一年拖一年的,给的少,欠的多。

初索龙说,上升乡中心村的村干部经常以村委会的名义来吃饭,吃完饭后直接在记菜名的单子上签上村干部的名字,有的还会注明吃饭的原因。饭吃了、账记了,饭费一欠就是四五年。

记者调查丨村干部吃饭打白条,欠下十多万元饭费!被催账时总说“再插图1

拜泉县鸿运酒店 经营者 初索龙

中心村现在欠我七万多块钱,现在一把手(原村支书)下去了,不算他抽出去的白条子,现在还欠七万多,就是各个村委会委员、妇女主任、副书记、会计,现在去要,承认吃这个饭,就是不给(钱)。问他也不是我自己家吃的,村里吃的,村里办事吃的,也不认可拿这笔钱。

为了核实初索龙反映的问题,记者找到中心村党支部书记了解情况。

拜泉县上升乡中心村 党支部书记 张涛

(今年)2月份我接的支部书记,对以前的事情,我要说不知道可能有点儿假了,也知道点儿,但是具体当时他是个人吃的还是说公务方面吃的,这个说不清,因为老一班的领导都不在(位)了,我没法给人家定个人吃的,还是公务吃的。

记者调查丨村干部吃饭打白条,欠下十多万元饭费!被催账时总说“再插图2

当时吃饭打白条的村干部,现在多数不在岗位了,只有村会计、妇女主任和村委会委员还在任。随后,记者联系到还在任的村干部核实情况。

拜泉县上升乡中心村 妇女主任 钱淑英

这个都是前任领导托我去吃的,不算我个人吃的,要我个人吃的,我从来都给了。

拜泉县上升乡中心村 村委会委员 吕艳会

领导授意,领他们去吃口饭,四五年、五六年了,一直这账也没清。(记者:以村上的名义去吃的饭对吗?)对啊。

记者调查丨村干部吃饭打白条,欠下十多万元饭费!被催账时总说“再插图3

拜泉县上升乡中心村委会委员和妇女主任都说吃饭打白条是为了公务,并不是个人行为。为了进一步核实情况,记者又联系了中心村原党支部书记孙云德。

拜泉县上升乡中心村 原党支部书记 孙云德

我答应的,没答应这么多,就是五年没给人钱呢,究竟他咋吃的,我都说不清了。

初索龙告诉记者,除了中心村,治安村、永丰村同样有村干部打的白条。

拜泉县鸿运酒店 经营者 初索龙

(去要钱)也不说不给你,就等下个月我有钱的,或者等我包地的,一年拖一年,就始终是拖,越拖越多。人来,咱开饭店的,咱也不能说给人撵出去啊。都借钱开饭店,家里老的老,小的小需要花钱,买菜也需要花钱,挣点儿钱为了生活,都补这个坑里了,全是白条,看不着钱。

为了核实饭店经营者初索龙的说法,记者又分别来到他口中拖欠饭费的另外两个村子了解情况。对于欠钱的事,治安村党支部书记池宝库表示不是村委会欠的,而是他个人欠的。

记者调查丨村干部吃饭打白条,欠下十多万元饭费!被催账时总说“再插图4

  • 拜泉县上升乡治安村 党支部书记 池宝库: 我自己吃的,哪个村的村委会凭啥上人家那儿吃饭去,哪个不是自己家人欠的。
  • 记者: 您是说个人欠的?
  • 拜泉县上升乡治安村 党支部书记 池宝库: 个人欠的,跟公家没关系啊。
  • 记者: 那就是村干部都去那儿吃饭?
  • 拜泉县上升乡治安村 党支部书记 池宝库: 不是村干部,我说我自己,拿我自己来说,收个粮、卖个豆子、卖个粮啥的,那不方便嘛,直接到那块(吃饭)。个人家欠的钱个人家承认,得给人家。

在永丰村,会计蒋永军承认拖欠的饭费已经入了村里的台账,此前村里还了一部分,还差几千块钱没还。

  • 拜泉县上升乡永丰村 会计 蒋永军: 还欠他七八千块钱。
  • 记者: 村干部去他饭店吃饭,都是记村委会的账上了,到时候村委会一起还是吗?
  • 拜泉县上升乡永丰村 会计 蒋永军: 对,就是这么回事,完了现在他俩(前任和现任村主任)交接,他(饭店)也朝现在的村主任要几回,村里也打不开点,就没给他。

记者一共走访了中心村、治安村和永丰村三个村子,对于欠钱的事,有的承认入了村里的台账,有的则说是个人拖欠跟村里无关。接到初索龙的诉求后,上升乡党委书记吴凤波进行了调查。

记者调查丨村干部吃饭打白条,欠下十多万元饭费!被催账时总说“再插图5

拜泉县上升乡 党委书记 吴凤波

他总以为村干部吃饭,村里干点儿活了应该村里核销,但是上面要求不允许公款吃喝。这三个村有两个干部,那我是村干部,我吃饭了,我签完字村里出,但是过去六七年时间,村里当时也不报这笔钱,也不可能给他承认,要承认不早都报了。(记者:已经把这笔账目入到了村上的账上,怎么办啊?)村上账,那我就得把账调回来,下到个人账上,这个坚决不允许,这个上面三令五申要求的,不允许你公款吃喝。

吴凤波党委书记表示,马上责令涉事人员归还拖欠鸿运酒店的饭费,并责成相关部门对相关人员严肃问责处理。

拜泉县上升乡 党委书记 吴凤波

出现这个问题之后,我也找相应当事人了,我今天连夜,利用一晚上时间,争取把人家的钱都还了,谁花钱谁负责。如果有公款吃喝,我就按纪委的条例去处理他,这个坚决不允许。如果额度大的,就给他党纪政纪处分,如果额度小的,警告,这个现象坚决不能(再)出现。

村干部吃饭能“打白条”,不还是因为特殊的身份关系嘛,欠账长期不还,欠下的是饭钱,失去的是信任,这是笔民心债、诚信债,更是有损基层党员干部形象。目前,上升乡三个村的村干部所拖欠饭费已经归还给初索龙,同时,拜泉县上升乡党委也召开了整顿乡村干部工作作风的警示教育大会。

“极光云互动”

网友建言平台开通以来,

我们会梳理出大家集中反映的问题,

反馈给相关部门,

并由相关部门及时做出答复。

接下来我们看一下网友留言办结回复情况。

留言

双鸭山网友王先生家住国电双鸭山发电厂的居民区,今年经业委会投票,小区选聘了兴园物业管理公司,在收取取暖费的时候,原来的全实物业与兴园物业产生分歧,新来的物业说供热收费服务项目应该移交,原有的物业说与电厂有购热合同,现在两家物业都在收费,居民到底应该把钱交给谁?

双鸭山市宝山区供热和服务中心主任 孙若东回复经查实,小区原有的全实物业有供热许可证并与电厂签有购热合同,有效期三年。而新进驻小区的兴园物业并没有供热资质,已下发通知,要求其停止收取热费的行为,已收取的款项应立即返还。同时将情况提交给住建局,对于兴园物业违规收费的问题进一步调查。

如果您有问题想留言,

可以 下载极光新闻App。

进入“极光云互动”专栏

点击我要留言

即可留下您想要反映的问题

版权归新闻夜航所有,如需引用请联系我们

图片来源:黑龙江广播电视台

记 者:曹 阳、邓怀民

编 辑:李若曦

主 编:黄夏博、魏雯雯

审 核:刘 兵

统 筹:董 姝

承诺哥Nuo.mobi – 本文来源:搜狐网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