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杭州被狗咬伤脑死亡女孩父亲:没有重男轻女,正联系转院

原标题:对话杭州被狗咬伤脑死亡女孩父亲:没有重男轻女,正联系转院

杭州一女生感染狂犬病脑死亡 医院:家属从未放弃

杭州一初中女孩被狗咬伤后相关信息被泄露,其中透露其弟弟被狗咬后打了疫苗,而女孩被咬后未打疫苗,此事持续引发网友关注。12月17日,当事女生的父亲姜先生告诉南都记者,他认为当地有关部门泄露女儿病情的文件涉嫌侵犯个人隐私,但眼下他忙着救治,还顾不上起诉。他也对女儿罹患狂犬病的诊断存在疑问,医院是在萧山政府通报后才向其确认其女儿所患系狂犬病,此前一直都没能确认。

针对网传其家庭“重男轻女”一事,姜先生予以否认,“哪怕只有千分之零点几的机会,哪怕是卖房子,我们也要救孩子。”姜先生说,杭州的医生已确认孩子脑死亡,12月17日下午,通过好心人士帮忙,女儿或将转院至复旦大学儿童医院进一步救治。

此前在12月16日,杭州萧山区政府新闻办通报称,11月19日11时,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滨江医院接诊1例疑似狂犬病病例,后经杭州市疾控等单位联合现场调查,确诊为狂犬病。消息称,病例家庭曾从外捡回流浪狗饲养,患者曾被狗伤过,当时未接种狂犬病疫苗。12月17日,就外界关注的诸多情况,南都记者与姜先生进行了对话。

【对话】

南都:孩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姜先生:我现在儿保医院(指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滨江分院)这边,刚医生喊我过去。昨天(12月16日)本地通报后,今天儿保医院的医生跟我确定说是狂犬病,目前脑死亡,之前他们一直没确认。我说,你们既然确定了,那么给我一份报告。医生说他们重新组织脑电图等科室医生再做一次评估。我跟医生说想转院,有没有针对我女儿这种病还可以救治的医院。医生说要转可以,如果哪家医院肯收,会派出专业团队过来接收。

南都:孩子是什么时候出现不适症状?

姜先生:11月6号她不舒服,当时是右手有点麻,11月8号凌晨2点,出现呕血,我们连夜送医院,第二天女儿转入PICU治疗,11月13号出现昏迷。前期我们也转过一次院到康复医院去,当时她的脑袋有点肿,转去想早点修复脑细胞回来,后来她病情特别严重,康复医院也不敢给做高压氧治疗,熬了一个礼拜又回到这边。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这边的医生诊断是狂犬病,有人说在这里就是熬时间的了,作为家长我们肯定(哽咽),肯定不想放弃。

南都:事情经过是怎样的?

姜先生:当初是这种情况,小孩子都喜欢狗。今年3月,我老婆从外面捡回一只流浪狗,第一条狗在笼子里乱咬,爱狗人士和我们打电话分析,这条狗的状况不是狂犬病。后来我们把它放了。5月我们从朋友那领养了一只刚出生小狗,过了4个月到了9月,弟弟(指其儿子)被狗狗抓到,但没出血,带他去打疫苗过后,姐姐(指其女儿)说她也被狗接触过,将近两个月了,说被狗爪子稍微碰了一下,被舔了一下指甲缝边上的倒刺。没有出血。7月时她没和我们说,过了两个月我们才知道。一般都是说狂犬病犯病很快,疾控宣传也是被抓伤24小时之内打针有效。我们想超过了两个月,女儿没事,狗也没异常。真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如果有后悔药,谁都愿意买。

对话杭州被狗咬伤脑死亡女孩父亲:没有重男轻女,正联系转院插图

姜先生家养的第二只小狗。受访者供图

但我个人认为现在是不是狂犬病还有疑问,她的一些症状不符合。因为我们作为家属长期跟她在一起,去重症监护室之前,我们没看到孩子怕水的状态,当时有点疑问。当时医院从临床上看孩子的症状判断是狂犬病,但医院也列出了孩子还有病毒性脑炎、心肌损害等十多种症状。

南都:你提到对于华大基因的检测报告有疑问?

姜先生:11月18日提供了4个标本送检,后来4份报告同时给到我。前面3份文件都盖了公章,有医生签名,但没有提到是狂犬病。第4份文件,它提到了狂犬病,少量微量的狂犬病,但这份文件没有盖章,没有医生签字送检复核,前面那三份都有。我一直跟华大交涉,他们的意思是作为第三方公司,没有权来说传染病方面的事情。

对话杭州被狗咬伤脑死亡女孩父亲:没有重男轻女,正联系转院插图1

华大基因的检测报告,姜先生质疑最后一份确认狂犬病的报告未像前三份一样有医生签名以及公章。

南都:有网友指出,孩子是否可能是被其它狗咬伤?

姜先生:这个我们目前不知情,她还躺在重症监护室,也问不了。她发病的时候这么难受,我们一直在急诊室和拿药之间跑来跑去,一晚来回跑了20多趟。我们只顾看到她难受了,也没有精力很细地再去问她。我们家附近是有拆迁区,从2013年拆迁过后,边上有很多流浪猫、流浪狗。有的时候几十只一起出现,持续很多年了这个事情。相对来说,近一年还管得牢些。

南都:网传你们家庭“重男轻女”,你怎么看待这一说法?

姜先生:说实话,现在如果说谁能帮忙联系到哪里可以救孩子,哪怕是再高的费用、哪怕是飞机包机,我刚才跟医生也这么说,哪怕是千分之零点一的机会,我们都要去试一下。

孩子上初二,性格活泼、善解人意。我们年收入挣过来也就十来万,花在女儿身上就有接近10万一年,兴趣课、培训课之类的,基本上每年补课都几万地花,我们是这样对女儿的。萧山在全国的经济排名还可以,这边都看重女儿。网友如果有疑问要先有证据,要做调查对吧?本来我们心情已经很低落了。正常人如果有养小孩的,他想一想也不会说出这种话。

南都:你和你妻子的职业是?治疗费用这方面如何解决?

姜先生:我是高中学历,从事建筑工程方面的工作,一年收入十来万,平均万把块钱一个月差不多,我老婆在家带孩子。现在每天的治疗费用、设备费用都过万,累计治疗费超过了20万,有很多人也问过我需不需要筹款,我们都婉拒了。网上还有这么多谣言,如果说现在再用我女儿的名义去筹款,不知道会扯出什么事情。虽然压力大,但哪怕是卖房子,我们还是先自己承担。

南都:孩子入院这段时间,听说你都睡在车上?

姜先生:这十几天我就睡在医院地下室,回家就15分钟,但我怕晚上万一有什么事,一来二去耽误时间,从停车场只要5分钟到10分钟就可以到病房来。基本天天待在医院里,我们夫妻俩轮流,万一我外面有事情要处理,就我老婆在这里。

南都:你现在状态怎么样?

姜先生:对我来说,最难的就是自己有情绪不敢发泄,因为要先去管家里人,前期我老婆、父母精神全部崩溃了。我还没梦到过女儿。她妈妈、奶奶总是会梦到小孩,梦里孩子没说什么,只是睁大眼睛,她妈妈总是梦到这一幕。

南都:网上流传一份关于你女儿患病的相关个人信息。

姜先生:这个文件外泄,侵犯个人隐私。本来应该是只有疾控或者卫健相关的部门知道的,虽然说他们是错的,对我们造成了二次伤害,但我暂时真的没有精力去顾及起诉这些。

南都:截至12月17日16时,事情有新的进展吗?

姜先生:今天下午通过好心人士帮忙,联系了上海复旦大学儿童医院,目前转院的车和司机我们都安排好了,但医生那边还没确定,我们也还在等待。

采写:南都记者 黄驰波

承诺哥Nuo.mobi – 本文来源:搜狐网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