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国王承认本国抗疫“失败” 政府宣布迄今最严厉防控措施

Nuo.mobi12月20日报道 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12月17日发表了题为《瑞典国王说该国抗击新冠战略“已经失败”》的报道称,瑞典国王宣布该国对新冠病毒的应对是失败的,指出疫情造成了近8000人的“可怕”死亡数字,令那些失去亲人的人“悲伤和沮丧”。

在为王室一年一度的圣诞电视节目录制的采访中,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对瑞典的轻接触策略给出了严厉意见。他说:“我认为我们失败了。说得直白一点,很多人死了,这很可怕。这是我们所有人都不得不承受的。”

报道称,这位国王的干预反映了媒体、反对派政治家和公众对政府及其机构越来越多的批评。

瑞典本月登记的新冠病毒死亡人数超过1000人,从而使死亡总数达到7800人。现在,根据7天的滚动平均值,每天登记的新增死亡病例超过70例,令这个国家的死亡人数越来越接近4月中旬时的峰值。

报道还称,在将于当地时间周一全文播放的采访中,这位国王为一个个困难重重的时刻感到悲哀。他说:“瑞典人在艰难的形势下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人们会想到所有无法与去世的家人道别的家庭。我认为,不能好好道别是一种沉重而痛苦的经历。”

承诺哥Nuo.mobi,本文来源:参考消息

另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2月18日发表了题为《瑞典宣布迄今最严厉的疫情防控措施》的报道称,随着瑞典死于新冠病毒的人数继续增加,该国宣布了迄今为止针对这种病毒最严厉的措施,包括首次建议佩戴口罩。

瑞典首相斯特凡·勒文周五晚上宣布了将从圣诞前夜开始实行的一系列新限制措施,包括建议于高峰时段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戴口罩。他还说,高等中学和许多市政服务机构将关闭一个月,同时人们进入商店、购物中心和健身房将受限。

报道称,勒文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今年的圣诞节肯定要有所不同。形势依然严峻……医院的情况非常紧张。”

瑞典一直是欧洲唯一的在第一波和第二波疫情中都反对正式封锁的国家,但该国的最新举措使其向对大部分社会生活实施事实上的封锁迈进了一步。

当地时间周五宣布的其他措施还包括将在餐馆和酒吧内聚会的人数限制为4人,晚上8点以后禁止卖酒。这位首相说,非必要的工作人员应居家工作一个月。

报道还称,长期以来,瑞典也一直拒绝提出在医院外佩戴口罩的建议。卫生部门认为,这会阻止人们彼此保持距离。公共卫生局局长约翰·卡尔松说:“我们认为,这不会产生非常决定性的影响,但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对公共交通产生积极的影响。”

承诺哥Nuo.mobi,本文来源:参考消息

瑞典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与众不同的抗疫方式引起了广泛的国际关注,本周在国内也受到了一位非同寻常的人士的批评:该国国王。

国王卡尔十六世·古斯塔夫说,这个国家“失败了”。此前,瑞典负责调查本国应对新冠病毒情况的独立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措辞严厉的临时报告。报告说,瑞典未能保护老年人口,并将其归咎于目前的中左翼政府和前几届政府。

报道称,瑞典过去一个月里有约1700人死亡,芬兰和挪威各有约100人死亡。后两个国家的人口都只有瑞典人口的一半左右。

瑞典国王承认本国抗疫“失败” 政府宣布迄今最严厉防控措施插图

12月18日,瑞典乌普萨拉一家购物中心内的长椅被贴上了封条,以遵守该国政府收紧防疫措施的要求。(法新社)

承诺哥Nuo.mobi,本文来源:参考消息

【延伸阅读】独立机构报告:瑞典“松懈防疫”令大量老人遭殃

Nuo.mobi12月17日报道 外媒援引一项针对瑞典防疫情况的官方调查称,瑞典保护老年人免于感染新冠的策略是失败的,斯德哥尔摩政府应为此负责。

据英国《金融时报》网站12月15日报道,瑞典独立机构新冠病毒委员会表示,老年看护领域人尽皆知的结构性问题导致老年群体出现大量死亡病例。

该委员会周二公布的调查报告写道:“这些缺陷导致养老院在应对疫情时缺乏准备和设施。护理人员只能独自面对这场危机……虽然与其他国家相比,瑞典养老院死亡率并不算高,但显而易见的是,截至目前,这部分战略已经失败。”

报告还说:“这些缺陷的最终责任在于现政府以及同样掌握这些信息的前任政府。”

一名前政府律师带领学界人士开展了这项调查。尖锐的调查报告令斯德哥尔摩政府感到不安。

另据西班牙《世界报》网站12月14日报道,新冠肺炎在瑞典造成超过7500人死亡,感染人数激增,斯德哥尔摩的重症监护病房已经达到饱和。事实证明,瑞典采取的松懈的防疫战略已经失败。

报道称,瑞典人从一开始就与众不同,他们在几乎完全独立于政府的公共卫生部门的领导下,采取了极其宽松的策略来应对疫情。他们的口号是,必须保护经济,采取限制措施和关闭边境是过度反应,死亡人数最终会趋于平稳,而第二波疫情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其他地区将更加严重。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瑞典眼下的情况比邻国要严重得多,死亡率也高得多,而这也暴露其卫生系统的严重缺陷,特别是养老院的问题尤其严重。这种情况不应出现在一个被认为是福利典范的国家。在死于新冠肺炎的人群中,有94%的人年龄在65岁以上。

负责监督卫生和社会服务的国家机构刚刚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指出,在疫情暴发时,大批瑞典养老院没有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因为这些养老院的医疗服务大部分都被转移到医院,用于治疗新冠肺炎患者。

在养老院里,有的老人即使没有被检测出感染新冠病毒,但只要出现新冠肺炎的症状,养老院就会给他们服用吗啡和抗焦虑药等姑息治疗的药物。

公立和私立养老院的负责人都批评公共卫生部门没能负起应有的责任。一名负责人表示:“公共卫生部门没有制定任何策略来保护最脆弱的人群。相关部门没有作出任何指示,既没有帮助我们员工接受病毒测试,也没有提供用于自我保护的物资。”

报道称,一些颇有影响力的瑞典政治家也将国内现状称为“国家悲剧”,同时哀叹“很多原本可以获救的人平白无故地失去了生命”。

瑞典目前国内感染率增长得很快。在斯德哥尔摩,重症监护病床的床位占用率已经达到99%,而在该国南部的赫尔辛堡等城市,医疗系统已经处于崩溃边缘。

瑞典国王承认本国抗疫“失败” 政府宣布迄今最严厉防控措施插图1

一项针对瑞典防疫情况的官方调查初步认为,瑞典保护老年人免于感染新冠的策略是失败的。(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

(2020-12-17 10:28:28)

承诺哥Nuo.mobi,本文来源:参考消息

【延伸阅读】瑞典:新冠危机折射福利国家深陷社会困境

Nuo.mobi12月15日报道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12月14日发表题为《瑞典:福利国家深陷社会困境》的文章。文章称,瑞典松懈的防疫战略造成新冠感染人数激增,死亡人数远高于邻国,酿成“国家悲剧”,而这种情况不应出现在一个被认为是福利典范的国家。全文摘编如下:

新冠肺炎在瑞典造成超过7500人死亡,感染人数激增,斯德哥尔摩的重症监护病房已经达到饱和。事实证明,瑞典采取的松懈的防疫战略已经失败。

瑞典著名政治学家博·罗特施泰因认为,他的祖国把抗击新冠病毒的斗争当成了一场比赛。他说:“这是一种被曲解的民族主义,这种观点把这场斗争视为一种国际比赛。但这却造成了一个事实:老年人和弱势群体不得不遭受痛苦,而且这种痛苦遭遇很可能是毫无必要的。”

瑞典人从一开始就与众不同,他们在几乎完全独立于政府的公共卫生部门的领导下,采取了极其宽松的策略来应对疫情。他们的口号是,必须保护经济,采取限制措施和关闭边境是过度反应,死亡人数最终会趋于平稳,而第二波疫情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其他地区将更加严重。

然而,事实却恰恰相反:瑞典眼下的情况比邻国还要严重得多,死亡率也高得多,而这也暴露出其卫生系统的严重缺陷,特别是养老院的问题尤其严重。这种情况不应出现在一个被认为是福利国家典范的国家。在死于新冠肺炎的人群中,有94%的人年龄在65岁以上。

负责监督卫生和社会服务的国家机构刚刚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指出,在疫情暴发时,大批瑞典养老院没有获得足够的医疗服务,因为这些养老院的医疗服务大部分都被转移到医院,用于治疗新冠肺炎患者。

在养老院里,有的老人即使没有被检测出感染新冠病毒,但只要出现新冠肺炎的症状,养老院就会给他们服用吗啡和抗焦虑药物等姑息治疗的药物。

公立和私立养老院的负责人都批评公共卫生部门没能负起应有的责任。一位负责人表示:“公共卫生部门没有制定任何策略来保护最脆弱的人群。相关部门没有作出任何指示,既没有帮助我们员工接受病毒测试,也没有提供用于自我保护的物资。”

另一位负责人则表示:“养老院也是社会的一部分,而不是临床医疗设施,所以如果不采取特殊措施,就不可能防止新冠病毒的快速传播。”而一些颇有影响力的瑞典政治家也将国内现状称为“国家悲剧”,同时哀叹“很多原本可以获救的人却平白无故地失去了生命”。

具体而言,瑞典目前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已经达到7514人(每百万人742人),远高于丹麦(每百万人160人)、芬兰(每百万人82人)和挪威(每百万人71人)。与此同时,国内感染率也增长得很快。在斯德哥尔摩,重症监护病床的床位占用率已经达到99%,而在该国南部的赫尔辛堡等城市,医疗系统已经处于崩溃边缘。(编译/刘丽菲)

(2020-12-15 20:59:06)

承诺哥Nuo.mobi,本文来源:参考消息

【延伸阅读】“佛系抗疫”宣告失败 瑞典推出“前所未有”严厉措施

Nuo.mobi11月26日报道 据外媒报道,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将瑞典列为欧洲抗击新冠疫情最糟糕的国家,新增新冠重症监护患者有增无减。瑞典从11月24日起将公开聚会的人数限制在8人内。瑞典首相勒文称,对聚会人数的限制措施是瑞典现代史上“前所未有的”。

战疫成绩“全欧最糟”

据俄罗斯卫星社莫斯科11月23日报道,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将瑞典列为欧洲抗击新冠疫情最糟糕的国家。

该组织对几乎所有欧洲国家都进行了全面分析,并比较了它们抗击新感染的方法。瑞典在几个问题上同时受到批评。首先,该国人口流动在大流行期间没有减少。其次,瑞典的Rt值存在很大的问题。Rt值低于1说明新冠感染者平均传染不足一人。冰岛用了18天让Rt值降到1以下,而瑞典用了58天。第三,瑞典新增新冠重症监护患者有增无减。

报道称,瑞典首席传染病学家安德斯·特格内尔则称,这一结论是断章取义。

另据彭博新闻社网站11月24日报道,瑞典首相勒文22日发表了罕见的当地时间周日晚间讲话,警告说瑞典抗疫形势面临日益严峻的威胁。与此同时,人们担心该国目前为止采取的措施可能不足以抗击越来越致命的疫情。

瑞典以避免实施封锁而著称,它主要依靠民众自觉自愿的措施。但如今,该国新冠死亡率远高于北欧其他国家,重症监护床位数也正在迅速走向容纳极限。瑞典当局开始重新调整他们的策略。

报道称,勒文发表的全国讲话当地时间周一在瑞典的多家大报引发了一波分析潮,多篇社论文章都谈到了当前时刻的严峻程度。

在历史上,只有两位瑞典首相曾经做过类似讲话。在当地时间周日讲话中,勒文说“每个人都必须采取更多行动”来抗击新冠病毒。

在OECD最近发表的一份报告中,无论是从新冠死亡率还是感染率来看,瑞典一再被列为欧洲受打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报道援引该组织的报告说:“预防措施——包括遏制和延缓策略——的目标是让Rt值降到1以下。也就是说,让感染者的人数随着时间推移而越来越少。在疫情开始之后,将Rt值降到1以下用时最短的是马耳他(11天),瑞典则用时最长(58天)。”

瑞典政府似乎正在承认,截至目前的措施并不够。首相22日晚间讲话所传达的信息是毫不含糊的:持续整个夏季和秋季的抗疫放松期已经结束了。

他说:“所有你想做但又不是非做不可的事,那就放弃、取消,或者延期。”

“群体免疫”遥遥无期

此外据埃菲社哥本哈根11月24日报道,一直以来对控制新冠疫情采取相对宽松策略的瑞典,从24日起将公开聚会的人数限制在8人内。这是瑞典政府针对第二波疫情采取的最严厉的措施,且政府对防疫的干预力度已经越来越大。

瑞典首相勒文称,对聚会人数的限制措施是瑞典现代史上“前所未有的”。瑞典政府此前已经禁止每天22时以后出售酒精饮料,并要求酒店和夜总会在每天的22时30分后关门。

报道称,官方数据显示,当地时间上周五以来瑞典新增新冠死亡病例94例,累计死亡病例达6500例,累计确诊病例超过22.5万例。

瑞典在今年春季成为新冠死亡率最高的北欧国家。到了夏季,其感染数据低于各邻国。但最近几周以来,瑞典的数字再次超过了周边其他国家,过去14天的累积发病率为每10万人口577.3例,是丹麦的两倍、挪威的三倍。

勒文在上周发表的全国讲话中说:“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将影响圣诞节的气氛,也将影响节日团聚。这听起来可能很残酷,但现实就是艰难和残酷的。”

上周的检测显示,斯德哥尔摩居民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有新冠抗体,是一个月前的两倍。这似乎意味着朝所谓的“群体免疫”迈进了一步。尽管瑞典公共卫生局从未将“群体免疫”宣布为防疫目标,但批评者认为这就是该国不言而喻的策略。

报道还称,公共卫生局首席传染病学家安德斯·特格内尔24日表示:“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但我们目前看不到能够遏制病毒传播的群体免疫迹象。”他认为,第二波疫情高峰将在两周内抵达。

瑞典国王承认本国抗疫“失败” 政府宣布迄今最严厉防控措施插图2

资料图片:几名食客在斯德哥尔摩的一家快餐店内用餐,旁边的座位因防疫被封闭。(法新社)

(2020-11-26 10:00:19)

承诺哥Nuo.mobi,本文来源:参考消息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