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江西曾春亮杀人案开庭:被害三人非最初目标

原标题:江西曾春亮杀人案开庭:被害三人非最初目标

原创 江西曾春亮杀人案开庭:被害三人非最初目标插图

2020年8月,江西省乐安县山砀镇山砀村发生两起重大刑事案件,嫌疑人曾春亮因盗窃未果被追捕后,报复作案,造成三死一重伤。

12月21日,备受社会关注的江西曾春亮入室杀人案于丰城市看守所审判庭开庭。

庭审中,对于检方指控的故意杀人罪、盗窃罪,曾春亮不予否认。但对检方提出其7月22日进入被害人家中涉嫌抢劫罪,曾春亮辩称自己当时没有使用暴力。

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被曾春亮杀害的三人并非其最初目标。“他觉得杀谁都一样”,被害人家属的代理律师侯士朝称。

庭审中,公诉方出示的证据显示,曾春亮出狱后十分好赌,多次向亲戚朋友借钱,一直想开采石场赚大钱。

对于民事赔偿部分,曾春亮没有提出异议,但表示没钱给。在庭审的尾声,法官曾询问曾春亮是否想对受害人家属说些什么,“他说自己是文盲,不知道”,被害人家属康某莹说到。

康某莹介绍,在最终的自我陈述环节,曾春亮对法官表示“没什么说的,尽快枪毙我吧”。

本案将择日宣判。

被害三人非最初目标

今年8月8日,江西省乐安县山砀镇山砀村发生一起入室杀人事件,而嫌疑人系因盗窃罪入狱被释放仅三个月的曾春亮。

当天,曾春亮,带着锤子、手套潜入一康姓家庭中,致康某国、熊某美死亡,7岁男童小远重伤。事发后,曾春亮潜逃。

8月13日上午,乐安县山砀镇厚坊村再发命案,驻村扶贫干部桂高平在村委会大院内被逃匿的曾春亮杀害。

此后,警方对曾春亮的悬赏金一度增至30万元,并派遣超过3000名特警、民兵搜寻。

8月16日下午,曾春亮在乐安县山砀镇航桥村附近被警方抓获。

据康姓受害人家属康某莹透露,早在此前的7月22日,曾春亮就曾闯入他们家。当天上午6时许,康某莹的母亲即其中一被害人熊某美在前往自家三楼的一房间时,发现了在床边躺着的曾春亮。

曾春亮随后手持螺丝刀胁迫熊某美,康某莹哥哥康某帅闻声赶到,并与其发生打斗,期间,曾春亮称自己“没有偷到东西”,而康某帅全身多处被螺丝刀划伤,随后曾春亮逃离,并威胁康家人不能报警。

据康家人介绍,当天民警勘查现场后,证实康家没有物品丢失,称只能按非法入室处理。

次日,康家人又因在上述三楼的房间床底下发现了螺丝刀、手电筒、鞋子等工具报警,警方随后证实上述工具系曾春亮的物品。

宜春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显示,因认为是康某帅报警致自己无法正常生活,曾春亮遂起了杀害康某帅之念。

8月7日深夜,曾春亮携带一把弯刀潜入康家,等候在厨房伺机杀人。次日上午,曾春亮先是杀害了进入厨房的熊某美,并随后至二楼持铁锤锤击正在睡觉的康某国及小远。潜逃前,曾春亮又盗走康家多块手表、首饰及现金。康某莹称,当日,康某帅因事外出未归。

经司法鉴定,熊某美系被他人持锐器捅刺颈、胸腹致左右头臂静脉及肝脏、肝脏破裂致大失血死亡;康某国系被他人持钝器打击头部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小远人体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

在潜逃过程中,曾春亮认为自己无处藏身的现状系山砀镇厚坊村扶贫书记郝某平没有为其解决开采石场以及住房等要求所致,遂起杀害郝某平之念。8月12日傍晚,曾春亮翻墙进入厚坊村驻村干部休息室(误以为系郝某平住处)蹲守,并于次日上午杀害了进入休息室的另一名村干部桂高平。

公开资料显示,2002年12月5日,曾春亮因犯盗窃罪在浙江台州被判刑10年。2013年3月,曾春亮因再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因减刑,2020年5月12日,曾春亮刑满释放。

11月12日,康家亲属及代理律师、河北驰舟律师事务所侯士朝,向宜春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刑事附带民事起诉书,诉请法院判处曾春亮死刑,索赔272.75万元。此外,受伤的熊某美外孙小远也诉请法院判处曾春亮死刑,并索赔医疗费、精神损害赔偿金、护理费等经济损失计159.3万元。

此次庭审,检察院指控曾春亮涉嫌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其中,曾春亮于7月22日闯入康家的行为被认定有抢劫情节。

侯士朝表示,检察院告知家属,已为曾春亮做了精神鉴定,结论为完全行为能力人。案件另一名受害者,桂高平家属没有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此次将不出庭。

被害人家属:他只是外表像一个人

“他第一次来我们家的时候就是穷凶极恶的,拿着螺丝刀一直刺”,康某莹说到。事发前,康家人并不认识曾春亮,后来才知道他是隔壁村的。

至今,年仅七岁的小远已经做了两次大型的开颅手术,取出一部分颅骨。目前,小远仍不能正常行走,逻辑也比正常人要差一些,康某莹说到,“术后一段时间他一直是呆滞的状态,不会哭,也不认人”。

11月12日,“曾春亮案受害人家属哭诉被网暴一事”引发社会关注。回忆起那段经历,康某莹仍然觉得很悲愤,“甚至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发后,康家人持续遭到网络暴力攻击与谣言骚扰,“说我姐姐和他是同学,说我们家是为富不仁”。

庭审前,康某莹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家属的诉求是一定要判处曾春亮死刑,“我们知道他家没有钱赔,但这就是我们的态度,如果有其它流程我们也会走”。

庭审结束后,康某莹的感受是“相当可怕”。在她看来,曾春亮虽然对法官表示感到“后悔”,但其在陈述案情时冷漠无情,“回答提问的时候他还在笑,我觉得他只是外表像是一个人”。

承诺哥Nuo.mobi – 本文来源:搜狐网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