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冒名顶替”入刑,窃取别人人生终将付出代价

原标题:“冒名顶替”入刑,窃取别人人生终将付出代价

文 | 王琳

在13日举行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上,“冒名顶替”入刑再度引发关注。据媒体披露,正在二审中的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二审稿规定:盗用、冒用他人身份,顶替他人取得的高等学历教育入学资格、公务员录用资格、就业安置待遇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组织、指使他人实施前款行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入学、招录、安置等资格,关乎社会公平,也关系到个人梦想及人生命运。作为一部规范“犯罪与刑罚”的法律,刑法在保护公民的“出行安全”“舌尖安全”“头顶安全”等方面,均不缺失。但在保障公民“前途的安全”上,却存有空白地带。近十余年来,借助齐玉苓、罗彩霞、苟晶、陈春秀、王丽丽等个案,被“冒名顶替”不断成为舆论焦点,也吸引了大批网民争相围观。每一宗个案的舆情走向,都以完善制度强化惩戒填补法律漏洞等吁请为终结。

原创 “冒名顶替”入刑,窃取别人人生终将付出代价插图山东冠县农家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当事人陈春秀

个案成为公共事件的背后,都有个人际遇与社会普遍心理的某种暗合。网友愿意围观“冒名顶替案”并呼吁修法,很大程度上源于在别人的故事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立法机关借助刑法修正,以“冒名顶替”入刑的制度设计来回应社会关切,这是专业机构与社会情绪之间的良性互动,既合乎法治要义,也尊重了民意表达。在“回应型立法”“回应型司法”成为显学的当下,仍值得点赞。

法治的“新十六字方针”中,“科学立法”排在首位。要确保立法科学,自然理性和专业理性都不可或缺。自然理性可校正精英专横,专业理性可防范多数人暴政。“冒名顶替”入刑来说,要不要惩戒,或要不要强化惩戒,这首先是个自然理性问题。如何惩戒,如何精准入刑,以及“冒名顶替”入刑之后如何理顺与相关个罪的关系,这更多是个专业理性问题。我说的是“首先”以及“更多”,因两者常常相互交织,不能说入不入刑就全交给自然理性,同样也不能在“如何入刑”问题上排斥民意的参与。

“冒名顶替”入刑的专业性是显而易见的。一个颇具代表性的观点认为,纵观舆论场上的几起“冒名顶替”事件,事发均在多年前。随着户籍制度的日趋严密,个人身份数字化的加速,现在还想要“冒名顶替”难度已极大。既如此,“冒名顶替”入刑岂不是一枚“空对空”导弹?过往的“冒名顶替”案,因法不溯及既往,哪怕这次入刑也无法适用。新的“冒名顶替”案,大概率也难以等到了。

原创 “冒名顶替”入刑,窃取别人人生终将付出代价插图1山东济宁毕业生苟晶,被高三班主任女儿冒名顶替上大学

这样的担忧不无道理。但在我看来,“冒名顶替”入刑仍有其必要性。法虽不溯及既往,但“冒名顶替”这一行为,一旦入刑就是典型的“持续犯”——它不是在顶替那一刻就完结终了,而是一种持续的、不间断的行为。如果冒名顶替者在“冒名顶替”入刑之后,仍盗用、冒用他人身份,或顶替他人取得的高等学历教育入学资格、公务员录用资格、就业安置待遇等,那就是“现行犯”,当然可以适用修正后的刑法。

当然,现实中的千姿百态,也可能冒名顶替者在冒名取得入学、录用或安置后,又改回了本名,这是否还是“持续犯”?其实,这些问题在司法过程中都不难解决,若实践中争议较大,也完全可以通过司法解释来强化适法的统一。各种个案的假设,不影响“冒名顶替”入刑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原创 “冒名顶替”入刑,窃取别人人生终将付出代价插图2

另一个声音则认为,现行刑法虽无“冒名顶替罪”,但并非拿“冒名顶替”没辙。要成功冒名顶替,通常都涉及伪造公文,伪造身份证明等犯罪行为。要追究当事人刑责,并非无法可依。在今年6月20日山东省通报的两起“冒名顶替”事件中,共有16人被处分,其中就有包括冒名顶替者陈艳萍在内的多人被立案侦查。

但纵观过往的查处,多是操办者、协助者在帮助办理冒名顶替过程中的行为方式触犯了法律,因而被刑究。从惩戒操办者,转向一并惩戒受益的冒名顶替者,这是最近一两年来的新变化。但在惩戒冒名顶替这一主体行为上,现行法仍存在飞地。

“冒名顶替”入刑,除了打消那些冒名顶替者心安理得占有他人合法机会、合法权益的侥幸心理,终止这一持续侵害行为,更可警醒那些想通过冒名顶替来改变子女人生命运的父母:你们可能一时有帮助子女冒名顶替他人的能力,但同时也将因这一能力的滥用而毁掉两个孩子的一生。当然,“冒名顶替”入刑的最大意义,还在于借助刑法的惩戒作用和预防功能,来疏解大众对机会公平的焦虑。

承诺哥Nuo.mobi – 本文来源:搜狐网

0
分享到:

评论0

请先